第叁零捌章 理案情

文 / 页里非刀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一秒记住【..】,热门小说免费阅读!

    赵忠朝舜钰拱手,小心翼翼道:“我家小姐最不爱提起这个,还望官爷海涵。”

    舜钰轻笑起来:“多大点事,我是见赵姑娘,似把京城的记忆都忘却了,好心提点她而已。”

    继续接着说:“田尚书家的九姑娘骄矜霸道,听闻她那一簪子划下,赵姑娘额前鲜血迸流,差点破了相。“

    ”官爷所言差矣。“霍小玉眉眼平静:“那魔头用的不是簪子,是曲折的柳条枝,数年寻医问药,疤痕早就浅淡渐无痕迹,更况如今已物是人非,恩恩怨怨,还是不提的罢。”

    “赵姑娘好宽的气量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话,霍小玉语气淡淡地:“倒不是气量宽,知你疑我作戏,总要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好让官爷相信我就是赵青青,到了镇江可送我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恰此时,舱门吱噶拉开,沈容抱着一架古琴进来,小心搁于香几之上,霍小玉蹙眉,舜钰拨了琴弦听音,笑道:“音沉不散,按弦不松亦不崩,看漆面清如油,照显美人面,虽不如你那架古远,却也是精良品相,配得起赵姑娘的纤纤玉指。”

    霍小玉再不推辞,卷挽起袖笼,俯首垂颈,左手按弦取音,右手拨弹琴弦,或抹挑勾剔,或吟猱注撞,有曲色缓缓流泄,舜钰眸中闪过一抹惊疑,遂抿紧唇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舜钰回至舱房,见沈二爷就着灯火看书。

    她模糊的想这样的人,是不是哪怕天塌下来,也是这般沉稳淡定呢......也不对,前世里他可没少在她面前崩溃。

    这般暗思忖,嘴角忍不住翘了翘,恰被抬起头的沈二爷逮个正着,视线相碰,舜钰有些不自在,讪讪说:“我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沈二爷微笑着看她:“凤九替我斟盏茶。”

    她“嗯”了声,取过茶罐撮出普洱,放进紫砂壶里,冲满滚滚的水,搁在香几上,道让茶醒会儿,再漉掉残水,重新冲泡来吃。

    被她这般讲究地伺候,便有种地久天长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二爷眼里荡漾着笑意,一把握住她欲缩回的手腕,不轻不重的。

    舜钰三分戒备两分吃惊的看他:“沈大人有话直说就是........。“话未说完哩,却见沈二爷抬起右手摸上她的脸,指腹的薄茧触着颊腮粉粉绒绒的汗毛,诱得她打了个寒噤,撇开脸要挣脱时,沈二爷已收回手,指上有一块热糕渣,他吃进嘴里。

    舜钰额上青筋跳动,想也未想问:”大人不是不能嗜甜吗?“

    说了又后悔,好像她多在意他的事似的.......其实她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沈二爷笑看她羞且恼的模样,再逗只怕要发脾气了,朝紫砂壶看去:“茶醒的正好,换一道水即可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待舜钰重泡了茶来,给沈二爷斟一盏,自已斟一盏。

    望窗外,但见黑云翻墨,浓滚成团,磅礴大雨卷起惊涛骇浪,海天似连成一体没了边际,船身颠簸晃荡的厉害。

    舜钰边用帕子拭去盏中摇出的茶水,边把与霍小玉的对话讲给沈二爷听,赵青青额上伤痕一事原要隐去的,想想还是说了。

    沈二爷蹙眉沉吟,只问她是如何想的。

    舜钰凝神说:“如今的霍小玉确实无一丝烟花气,行坐言谈皆透着官家闺秀作派,譬如她吃的茶是宫廷贡品,她的古琴价值连城,她弹拨《雪夜吟》的手法虽还生疏,但听音律及指法变换,竟是师从鼓琴名家戴衍。”

    沈二爷神情一凝,戴衍原是司礼监太监,因其琴弈诗画俱精,不甘困守于宫中,终得皇帝允许出得宫去,曾于另一鼓琴名家肖云比奏琴艺,听得戴衍一曲,竟是色若死灰,摔琴拂衣而去,终身再不言鼓琴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听错.......。“沈二爷话半句,即看着舜钰微笑了,瞧这丫头别扭的,是了,田启辉最宠爱的九儿,本事可大,有什么没见过呢。

    他接着说:”霍小玉一个妓娘,断不会与个阉人有交触。而赵守善原任大理寺卿,请戴衍教授自已的女儿弹首曲子,倒并未不可能。“

    舜钰吃口茶道:”霍小玉提起浮霜白茶,提起昏倒那日所吃的酒菜、丫头紫檀的举止,天降瑞雪抚琴,甚至古琴的样式,皆叙述的事无巨细,若不是置在其中亲身所历,定是说不出这般真实的。“

    ”更有赵青青额上的伤痕,我诈她是簪子划的,却被她一语戳破,霍小玉即便再会瞒天过海,这种陈年隐事却极难知晓。“

    舜钰抿抿嘴儿,眼里一片茫然,她问沈二爷:“沈大人相信借尸还魂吗?此番种种,由不得人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就如她这样........。

    沈二爷没回话,只是屈指敲着香几,一下一下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舜钰撑着腮倾听,窗外风雨飘摇,舱内烛火橙蒙,“啪”炸朵花儿,沈二爷止了动作,看着她突然问:”凤九除兵部尚书周忱外,可还有与谁结有仇怨?“

    舜钰怔了怔,不知他此话何意,微思忖才道:“目前只他一个。”不保证日后没有。

    沈二爷淡淡地:“那便是冲我来,倒也合理。”

    舜钰心一紧,听得他继续道:“凡事总是要追根溯源,理清蛛丝马迹即可见得本真。霍小玉与吾等扯上关系,是一曲《红颜记》,以吾之事编之,其中有真有假,更况牵扯后宫闱乱,而世人往往宁愿信其真,而蔽其假,帝王亦不过如此。霍小玉不曾见过吾,不知吾名号,却在吾面前讲此典故,其用意为何,或许是巧合,暂搁置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霍小玉是晚间用膳之时,她直奔你及沈桓等侍卫而来却不可得,只得转投富公子罗永贵,次日即出盗银案。杨大人及吾等开始审案,霍小玉的百宝箱及其归隐言行,令人疑窦渐生。而此时盗银发现复归,霍小玉被赵青青借尸还魂,两案并行,或许又是巧合,也暂搁置不理。”

    ”霍小玉自称是赵青青,‘乐善庄’赵守善之女,你提议寻大夫为其诊脉,这船上恰就有乐善庄的管事赵忠,及一名随行的太医。“

    沈二爷话稍顿,看着舜钰眸光熠熠:”凤九不觉得很巧合麽,我曾同永亭说过,诸事多巧合,其定存蹊跷,不是天赐,必有阴谋。“(国子监绯闻录..105105928)-- ( 国子监绯闻录 /145/145959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欧博娱乐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qizi.la